• <source id="wmsxy"></source>
  • <cite id="wmsxy"></cite><strong id="wmsxy"><span id="wmsxy"></span></strong>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optgroup></rt>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acronym id="wmsxy"></acronym></optgroup></rt>

    <rt id="wmsxy"></rt>
    <cite id="wmsxy"><noscript id="wmsxy"><samp id="wmsxy"></samp></noscript></cite>
  • <cite id="wmsxy"><span id="wmsxy"><var id="wmsxy"></var></span></cite>
  • <video id="wmsxy"></video>
  •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optgroup></rt>
    圖書分類檢索

    中華讀書報專訪 | 梁光玉:如果重新選擇,我仍首選編輯

    時間: 2021-09-30 熱度: 202 來源:中華讀書報

    7 月 29 日,第五屆中國出版政府獎表彰會在京舉行。團結出版社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社長梁光玉榮獲優秀出版人物獎。

    獲得新聞出版領域的這一最高獎項,梁光玉覺得是給自己頒發了一張編輯“合格證”,是對自己近四十年編輯工作的認可和勉勵。僅此而已。

    實際上,遠非“僅此而已”。從20世紀80年代初進入編輯行業,梁光玉參與并見證了中國出版業的繁榮發展,他策劃編輯了一系列既暢銷又常銷的圖書,帶領團結出版社摸索出一條行之有效的特色出版之路,使得該社10年內9次入選“中國圖書海外館藏影響力出版100強”行列,成為國內頗具影響力的知名出版社。

    緣于發自內心的熱愛,尋找到優秀的作者,在交流中碰撞出思想和激情的火花,通過圖書呈現并形成完整的出版鏈條——梁光玉說,他的出版觀,就是人文詩意的表達、自由愉快地創造圖書精品。

    這位 80 年代的復旦才子,身上依然保持著一種理想主義色彩。 

    梁光玉,八十年代初就讀于復旦大學中文系,那是中國改革開放巨輪起航的日子,一方面種種清規戒律仍舊禁錮人們的步履,另一方面是日新月異的變革和驚喜。圖書,成了新時期人們精神生活中最敏感、最活躍的元素?!白呦蛭磥韰矔薄拔鞣矫g叢”以及《讀書》雜志等,是那個時期最時尚、最敏銳的文化符號。新思想、新潮流令人目不暇接,讀書人亢奮異常,大學生更是沉迷其間,眼花繚亂。梁光玉作為一名文科大學生,閱讀了各種能接觸到的新書,有時為了購買自己喜愛的新書,四處舉債,事后又懊傷不已。尤其那些人文性強的經典讀物,他如獲至寶,興奮不已。從那個時候起,他就開始羨慕、向往編輯職業,憧憬未來做一名稱職的人文圖書編輯。

    機 會 總 是 青 睞 有 準 備 的 人 。1984年大學畢業,梁光玉被分配到中央黨??蒲胁?,他和另一位北大哲學系畢業的老大姐負責創辦一份全國黨校系統理論科研類刊物,那就是后來全國知名的百佳期刊《理論前沿》的前身。

    梁光玉剛進入工作崗位的時候,恰逢中央黨校認真貫徹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徹底否定“文革”的黃金時期。梁光玉說,他特別感謝這三年,這是他編輯工作的起點,雖然是在做刊物編輯,但中央黨校當時思想學術交流異?;钴S,老中青學者交往開放、平等、坦誠,讓他獲益良多。

    在三年的期刊編輯工作中,梁光玉結識了當時很多知名、有影響力的學者,也策劃了一些前瞻性、創新性皆強的欄目,如國內最早介紹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等。他經常熬夜看稿,每次接到那些迸發著思想火花的文章,總是興奮不已。

    中央黨校的三年編輯生涯,對梁光玉來說是人生的重要階段。他的視野不斷開闊,對各種政策的了解和把握逐漸成熟。最令他自豪的是在全國黨校系統的理論刊物上不斷推出國內外文學、藝術、哲學等各方面的前瞻性文章。他以極大的熱情關注當時國內各種思想和文化動向,積極參加新思想、新文化交流推廣活動。1986年,國內文化尋根熱乍起,他和兩位青年同志重走古代絲綢之路,調研西北地區歷史民族文化,在陜西、甘肅、青海等地行走一個來月,親身經歷的一切令他終身難忘;他踴躍參加很多重要的學術活動和培訓,包括去深圳大學參加第一屆中國比較文學培訓班,第一次見到許多海內外知名學者,如杜維明、樂黛云等,聽他們介紹西方比較文學研究新方法,感受當時學術研究的空前活躍和開放。他愉快地接受知識界的各種滋養,似乎每天看到的天空都是湛藍的,甚至路邊的白楊樹都充滿著青春的快樂。

    上世紀 80 年代末,中國出版業百廢待興,充滿勃勃生機,人們求知若渴,對書籍的需求日益旺盛。年輕的梁光玉感受到出版界撲面而來的新鮮氣息,希望投身出版大潮,在圖書出版領域有所作為。因為他覺得比起刊物,每一本圖書作為思想文化的載體,更具獨立的生命力,更能呈現編輯的思考和對選題的策劃水準,對他來說更具有吸引力。

    1987年7月,梁光玉調入工人出版社,一待就是十年。分管文學編輯室的副總編南云瑞、文學編輯室主任雷抒雁都是陜西人,他們都是文人,懂出版,識人才,腦子里沒有條條框框,具有濃郁的文人氣,和作家交往真誠平等,對某本書有不同評價完全可以爭論、探討,當時出版社呈現出較濃厚的開放、民主的工作氛圍,對梁光玉有很大影響。

    直到今天,梁光玉依然記得當初看完《白鹿原》的感受,那種前所未有的震憾,竟使他幾天沒緩過勁兒來。他覺得《白鹿原》是中國一百年來最重要的小說,甚至可以和《靜靜的頓河》相媲美,中國文學早就需要這樣的好作品。此后,梁光玉更關注時間跨度大、反映國家社會、民族命運的厚重的文學作品,這甚至成為他編輯文學作品的自覺追求。也是在這種追求下,他拿到陜西作家程海的《熱愛命運》時沒有絲毫猶豫,盡管當時他對圖書市場不是很樂觀,仍不懈努力,堅持爭取出版。那一年,“陜軍東征”在文壇一炮打響, 《熱愛命運》出版后,一個月內多次加印,發行量超過三十多萬冊。

    梁光玉很看重作者的才華。他希望多發現一些程海這樣的作家,然而很多時候,好作品可遇不可求。文壇有一種普遍現象,即使著名作家談起自己的作品,永遠在談第一本,就像談起初戀般充滿感情。有一句話叫“成名即死亡”,很多作家成名作即處女作,因為他們的第一個長篇往往是厚積薄發。鑒于此,梁光玉牽頭策劃了“長頸鹿文學叢書”。他說,長頸鹿脖子很長,總能夠得到最鮮嫩的樹葉。他希望這套長篇小說叢書能開拓新的出版領域,發現更多有潛質、有才華的作家。于是,《藍調孤獨》出版了,這是一位無名作者寫的第一部書,書稿不盡完美,但是深刻、有品位,對人性的把握很獨特;陜西著名作家鄒志安以短篇著稱,他的長篇小說處女作《多情最屬男人》也收入此叢書出版了。

    善于“發現”的能力,使梁光玉挖掘了一批優質作品,也使他越來越具備優秀出版人的膽識。作為編輯,他對自己始終有幾點要求:首先是為人處事追求光明磊落,因為他堅信真誠最有力量;第二是做事認真負責,有擔當;第三,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換位思考。他認為,好編輯首先是一位好讀者,有內在的閱讀沖動,其次則是專業素養,必須有案頭功夫。案頭工作決定厚度,但不決定高度;第三是要對社會、對外在一切強烈的關注,思想和格局才決定出版的高度。無論年輕的時候作為普通編輯,還是后來擔任團結出版社的社長,梁光玉始終敏銳地在蕓蕓眾生中捕捉著那些思想和才華的靈光片斷,一旦發現,果斷助力出版,名家書稿如此,無名作者亦如此。

    1997 年,34 歲的梁光玉調入團結出版社,先后擔任編輯部主任、社長助理、常務副社長、團結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團結出版社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社長。

    多年間出版領域摸爬滾打,梁光玉逐漸形成自己的一套規矩。

    他理解的“規矩”有多層意味:一是國家層面的出版政策,必須懂得并遵守出版規矩;二是出版內容,作為文化工作者,編輯的圖書必須是對文化建設有意義、有貢獻;第三,要有出版人的良知和底線,對有損規矩的錯誤必須勇于擔當。 

    圖片

    《顧準傳》是梁光玉到團結出版社后策劃的第一本比較有影響的圖書,也是國內顧準的第一本傳記。為此他下了很大功夫,在圖書社會價值的完整性上做了很多努力,但由于編校過程匆忙,讀者發現了個別編校錯誤,梁光玉主動提出自掏腰包三千元,按當時的有關規定做了賠償,并多次自我檢討。團結出版社關于編校差錯賠償的不成文“規定”也從他這里開始立下了規矩?!俺霭嫔缣幚硎且淮a事,自己責編的書出了差錯,必須自己承擔責任?!贝撕?,出版社對編校質量的把關更為嚴格,除了三審三校,每年多花十幾萬元用于專家審讀。即便如此,梁光玉還是有點“怕”,情愿多設幾道編校防線,并再三叮囑編輯工作要慢下來,哪怕少出幾本書,也要保證圖書質量。

    他始終對編輯工作持有敬畏之心。在梁光玉心中,此“敬”是廣義的,敬星空、敬大自然,敬所有人類文明、人類情感,包括人類文化的傳統習俗,優秀的、原創的、精致的作品都值得致敬;所謂“畏”,則相對具體,就是不能損毀人類種種美好情感和傳承下來的優良精神原則,不能讓一件精神文化產品出現不該有的瑕疵。一切美好的、有價值的、有尊嚴的東西都值得我們終生敬畏。

    正因如此,他堅守原創和精品的出版理念,堅信內容為王,無論是紙質出版還是互聯網時代,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高科技、多媒體的沖擊,只會對圖書品質的要求越來越高,圖書內容是人類智慧的創造性產物,不應該被所謂人工智能打敗。只要有好的圖書,就會有喜歡它的讀者。梁光玉對此充滿信心。

    圖片

    1997年,梁光玉和老朋友、廈門大學文學院院長周寧在北京聊天談圖書出版,聊到中國學界對西方文化的認識歷程,歷史上西方如何認知中國,結果倆人很快碰撞出一個選題:出版一套描述中西方相互認知歷史的圖書,書名就叫《西方的中 國 形 象》《中 國 的 西 方 形 象》。1999 年推出,當時從讀者的理解和市場角度考慮,“中國形象”的說法還不普及,讀者很可能對這兩種圖書產生誤解??紤]再三,出版社在付印前夕更改書名為《2000 年西方看中國》《2000 年中國看西方》。書甫出,讀書界一片叫好,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樂黛云接到周寧教授的贈書后表示,這是她很早就想做,一直沒做成的事情。

    十幾年過去了,當時擔心不夠普及的“中國形象”在當下不但口口相傳,還成為中國崛起、民族復興中最常提及的關鍵詞。于是梁光玉周寧這兩個老朋友,提出恢復原有書名,周寧的博士生王寅生參與修訂,補充完善后再版了《西方的中國形象》《中國的西方形象》,這套書不僅見證了一段跨越二十多年時光的友情,也是梁光玉編輯生涯中一套很得意的編輯作品。

    直 到 現 在 ,梁 光 玉 也 依 然 認為,《西方的中國形象》《中國的西方形象》這套書是各種不同人群初步認知了解東西方文化交通互相影響的入門書。這套書能夠出版并得到關注,首先是因為他當時關注到社會熱點,形成自己的想法,同時又找到理想的作者。

     “編輯策劃圖書實際上是自己人生觀、價值觀的投現,呈現的是編輯者的思想軌跡。從某種意義上說,編輯也是作者?!绷汗庥裾J為,作者的表達和創作沖動通過作品體現,編輯的思想和見識通過策劃的圖書展示,或隱性或顯性地表現 自 己 的 主 張 、見 解 、態 度 和 觀點。所以梁光玉說,當好編輯足以自我欣慰。這是一種境界,雖然不可能每種書都能實現理想,但是一生有一些書能達到這種境界,也是很愜意的事情。

    作為一家出版社的領頭人,梁光玉的個性色彩為出版社注入了難得的活力。在復旦大學,“自由而無用的靈魂”的流傳度與影響力甚至遠超校訓。從復旦大學走出來的梁光玉,將這句話恰到好處地融入了自己的出版理念。

    他認真地對“自由而無用”辯解:要從形而上的層面理解這句話。文化是自由而無用的,因為文化浸潤于獨立的思考和自由的表達,故不能為物所役,汲汲于功利。出版工作開啟民智,則必須追求品質和社會效益;優秀的出版物能夠提升人格、開闊視野,助人戰勝平庸、提升格局,這也是社會功能的體現?!拔蚁矚g讀的書,用心編的書,無非也是人文情懷的融合和體現,能從中得到心靈的滿足?!绷汗庥裾f,我們說的“無用”,是指不能太急功近利。具體到出版,就是要有理想,要有家國情懷、人文情懷,本著這個原則,團結社的出版,一重原創,二求品質,三要創新。對選題嚴格要求,抵制注水的大路貨,推出了一系列既叫好又叫座的圖書。 


    圖片

    《燃燒的太陽》原是一本描寫國民黨正面抗戰的圖書,出版后默默無聞。2005年抗戰60周年,梁光玉和班子成員一道研究,決定重新開發該選題,以《國殤——國民黨正面戰場紀實》為題重新推出,幾年來已重印二十多次,并已開發為系列圖書,目前出版到《國殤(全十冊)》,包括國民黨空軍抗戰、海軍抗戰、諜戰、印緬抗戰、國民政府大撤退等,“國殤”已成為中國軍隊抗戰的代名詞。

    任何書暢銷是有歷史機緣的,包裝只是手段。梁光玉說,《國殤》的暢銷,應了天時、地利、人和?!疤?時”是指當時海內外隆重紀念抗戰60 周年,兩岸交往日趨正常,市場環境相對寬松,還原被遮蔽的真相,還歷史以真實面貌的時機成熟;二是地利,團結出版社選題資源優勢是民國和國民黨的背景;三是人和,出版社同仁齊心協力,把過去出版的圖書重新規劃,提升書的品相。2003 年,當時擔任常務副社長的梁光玉富有前瞻性地提出“項目營銷”理念,對《穿越藝術》《都是英語惹的火》《金粉世家》等重點項目采取了“項目營銷”策略,不僅增強了這些重點圖書銷售效果,同時提升了整個出版社的知名度,使同類選題圖書形成良性循環,很多優秀作者和題材也蜂擁而至。

    把握資源優勢站穩腳跟,同時更要拓展資源。梁光玉把民國時期看作是思想文化史的第二個“春秋戰國”,當時新與舊、中與西,各種思想思潮自由碰撞,思想、文化、教育等各方面極為活躍,產生了諸多文化大師?!懊駠幕且蛔苌畹母坏V,現在大家只注意到覆在表面的花草,挖掘還遠遠不夠?!庇谑?,團結出版社從最初的國民黨人物傳記擴充至整個晚清到民國時期政治、文化、藝術、學術乃至普通人的傳記,力求從歷史真實和藝術個性兩個角度呈現民國文化的原汁原味。

    梁光玉認為,傳記人物有永恒的魅力。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讀一部優秀傳記相當于和一個非凡的人物暢談。任何時代,讀任何書都不如優秀的傳記更有意義,《史記》獨步歷史兩千多年,其非凡的魅力即源于此。根據團結出版社人物傳記的出版特色,梁光玉策劃了“名人之后寫名人”傳記出版計劃,《我的祖父馬連良》的作者馬龍、《民國風華——我的父親黎錦暉》作者黎遂、《人間事都付于流風——我的祖父周立波》作者周仰之、《我的伯父田漢》作者田海雄等,都不是專業寫作者,卻在他的鼓勵、引導和推動下寫出一部部擲地有聲的佳作。比如周仰之女士,是工科學習背景,長期在海外工作,通過朋友介紹認識后,梁光玉當即鼓勵她寫好此書,并與她一起策劃,繼《人間事付與流風》之后又完成了《夢思故國靜聽簫》。他發現,周仰之的敘述看似不十分講究章法,但那種聊天式的寫作風格,容易拉近和讀者的距離,具有一種獨特的風格。更為重要的是,周仰之對祖父的評價,雖只是一家之言,卻為文壇提供了獨特的視角,是一部不多見的有廣度、有深度、有溫度、有厚度的長篇散文紀實作品。這部作品 2016 年出版后,入選當年度《中華讀書報》傳記·紀實類十佳作品。

    大人物的人生固然可歌可泣,大時代背景下的草根人物也有其非凡的價值;名人傳記是傳記的常青藤,無數普通人的命運軌跡,也折射大時代的風云煙塵。近年來,梁光玉提出一個理念:堅持在名人傳記出版的基礎上,為普通人立傳,共享草根人生的心路歷程,提 出“小人物,大歷史”的出版理念,在這一理念的推動下,人物傳記出版成為團結社的名片,目前為止,團結社的人物傳記出版物在全國六百多家出版社中動銷率、品種率均名列前茅。 

    在擔任編輯之余,梁光玉對我國的出版事業和出版中的媒體融合進行了理論探討,結合自己的工作經歷,撰寫了《讓中國文化的核心價值走出去》《傳記書中的“羅生門”現象》《紙世界與屏媒體碰撞傳統出版與數字化和諧共存》等理論文章,提出了自己對出版和媒體融合的見解。

    2018 年底,團結出版社完成公司制改制,改制成為團結出版社有限公司,梁光玉擔任執行董事兼社長。

    盡管十幾年前就已走向市場化,事業單位改為企業單位,對多數員工而言,心理上“安全帶”的取消 ,是 陣 痛 ,更 是 尋 求 創 新 的 機會。國外數字出版已超過紙質出版,如果沒有核心競爭力,不可能走在別人前面。思來想去,梁光玉和班子成員認真探討,覺得最好的切入點還是人物傳記,于是便有了創建“人物傳記音視網”的思路。三十多年來,團結出版社人物傳記系列已形成豐厚的資源,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耙劳袌F結出版社多年打造的人物傳記圖書品牌,及一定數量規模的傳記版權基礎,廣泛整合華文出版優秀傳記圖書的豐富資源,希望做到人物傳記電子書、有聲書、相關影像資料,全方位信息‘一網打盡’”。梁光玉的目標是:可讀、可聽、可看,有摘選,有全文,讀者要在人物傳記音視網上享受全方位閱讀體驗,更重要的是,該網面向的不單單是團結社自身圖書,而是面向整個華文圖書優秀傳記圖書,逐漸延伸,逐步尋找盈利模式。

    作為人物傳記圖書向數字出版邁進的一次綜合性交互平臺的試水,2012 年底,團結出版社“人物傳記音視網”正式上線,設置了包括政治人物、軍事人物、草根人物、口述歷史、原創傳記、微傳記等十大欄目。團結出版社與中國廣播電視文藝委員會小說連播研究會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根據人物傳記的不同特點,啟用了不同風格的著名播音藝術家朗讀。每種圖書精編成二三十集,每一集時長二三十分鐘,在享受聽書的同時,還有精彩的視頻為讀者回放傳奇人物的人生華章。

     “我們正在建設‘中國近現代名人傳記多媒體數據庫’,力圖把真正優秀的人物傳記做進去,甚至做成繁體字和英文,希望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大力扶助,通過網絡獨特的內涵和表現手段進一步擴大影響?!绷汗庥裾f。

    圖片

    “特寫”App上線儀式

     2017 年,他們又成功申請了國家財政部“特寫”App項目資助,繼續圍繞人物傳記的資源優勢,打造智能手機“中國人的微傳記”平臺。作為第一批改制的出版社,梁光玉設想更多的是如何利用改革紅利,借助轉企改制的東風,進一步擴大發展。經過幾年的發展,團結出版社緊扣人物傳記這一出版特色,先后打造了“人物傳記音視網”“中國近現代名人傳記多媒體傳記數據庫” “人物傳記(非虛構)多媒體出版服務平臺”(即“特寫App”)等融媒體平臺,促進了出版社的數字出版轉型升級和媒體融合發展。團結出版社積極拓展融媒體建設,利用紙質圖書的優勢,融合所有資源,實現線上線下并重。

     “圍繞人物傳記,我們做到了三個打通:PC 機和智能手機的融合、鴻篇巨制和個人小文之間的融合、大人物和普通人物之間的融合,多媒體更打通了音頻和紙質出版的融合?!绷汗庥裾J為,現今無數個 APP 開發如雨后春筍,但是多數的歸宿都是夭折,惟有內容豐富、風格獨特者,才能贏得生存。他對團結社的這一款人文風格獨異的“中國人的微傳記”App充滿信心。

    采訪后記

     “一個人因為熱愛閱讀而從事編輯職業,出版盡可能多的優秀圖書,讓更多的人讀到,與朋友面對山水把酒品茗,談風論月,是我最向往的職業狀態?!比嗄觊g,梁光玉經歷了改革開放時期出版業發展和商品大潮,如果重新選擇,他說,最吸引他、最有誘惑力的工作還是編輯。在他看來,編輯是有尊嚴、有創造性的職業,當編輯是幸福的、體面的,也是最有誘惑力、最能打動自己的職業。無論自己做編輯,還是帶領出版團隊,能有十本八本拿得出手的好書,會有一種自豪感?!安灰姷枚寄芟窭畎锥鸥Φ脑姼枘芰鞣及偈?,但我希望我發現的作者能成為這個領域的唯一?!边@是梁光玉所向往的,何況把好書推薦給讀者,是一種心靈的交融,也許啟蒙,也許怡情解悶,也許只是相視一笑,都有可能。那種滿足感、獲得感無法用金錢衡量,這種超界質的精神傳遞和契合,是其他任何高收入的職業無法取代的。

    采訪的最后,梁光玉回憶起小時候的故事。老師問同學們:什么最快?有的同學答時間最快,有的同學答光速最快,梁光玉回答:想象力最快。

    那時,梁光玉還沒有想到,十幾年后自己所從事的編輯事業,正是想象力無限發散、思想的火花不斷碰撞的事業。一塊芯片可能包含數億的電子元件,可能控制從計算機到手機等一切高科技。但人類的情感和智慧高度契合的文化工作,是高科技抵達不到的境界?!八詿o論人工智能多么發達,精神的引領仍需要我們不斷去開拓,就像西西弗斯的石頭一樣,需要我們不斷地推向山頂,這是人類精神無止境的較量。從宇宙學來講,地球終有一天會毀滅,但是人類精神肯定永放光芒?!绷汗庥裾f。





    作者: 舒晉瑜
    足球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