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wmsxy"></source>
  • <cite id="wmsxy"></cite><strong id="wmsxy"><span id="wmsxy"></span></strong>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optgroup></rt>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acronym id="wmsxy"></acronym></optgroup></rt>

    <rt id="wmsxy"></rt>
    <cite id="wmsxy"><noscript id="wmsxy"><samp id="wmsxy"></samp></noscript></cite>
  • <cite id="wmsxy"><span id="wmsxy"><var id="wmsxy"></var></span></cite>
  • <video id="wmsxy"></video>
  • <rt id="wmsxy"><optgroup id="wmsxy"></optgroup></rt>
    圖書分類檢索

    養成系國學教育,讓經典閱讀為孩子的一生鑄就“定海神針”

    時間: 2021-09-30 熱度: 141 來源:環球網

    環球網文化報道】什么樣的教育是好的教育?什么樣的教育能把孩子真正地培養出來?為了解答這個問題,不少擁有先進理念的一線教育工作者早已于多年前開啟了面向未來的新教學方式探索。

    新書《我教孩子學國學》的作者、兩次獲北航“十佳教師”的李靜老師,也通過其10年的國學啟蒙教育實踐經驗,向中國家長提出了她的“讀書方法論”。

    她說,孩子讀書好不好,不在于智商的高低。而是很多家長雖然重視教育,卻在教孩子時,不止知識層面,包括心性養成方面,沒有一個很好的抓手,沒有能力為孩子提供高階教育的可能性。

    什么才是那個“好抓手”?

    李靜的答案,是國學。而且是以國學經典閱讀為根本的基礎教育。

    在她看來,閱讀能力是孩子學習一切知識的基礎,包括數學、歷史、地理等多學科的學習,都需要特別強大的閱讀能力、思考能力與邏輯分析能力來支撐。

    而閱讀國學經典所提供的,遠遠不止是豐富的知識性,更能潤澤孩子的心靈,能教會他們,怎樣能夠獲得一種幸福生活的可能。她強調:“教育的目標不應該只為了上大學,而是成為一個完整的人?!?/span>

    新書《我教孩子學國學》,李靜(著)

    由高校教育現狀引發的反思

    李靜,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連讀本科、碩士、博士,現任教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任副教授一職。

    她以一生的閱歷和教育經驗,目前主攻儒家思想——儒家是通過天下關懷來實現自身的價值和理想的。

    李靜認為,教育的目的同樣不止于成功培養自家的小孩,誰也不可能只因為自己的孩子好就能讓自己和孩子過上一個幸福生活,一定是你身處的大環境的整體素養、德行都有一個提升,才對個體是真正有意義的。

    有的家長說,那就等孩子考上大學了,再來研讀國學,好不好?李靜覺得,不好——“18歲再交到我們手上,就太晚了?!?/span>

    在大學的教學經歷曾帶給她很多沖擊,能考進名牌大學的往往是各省前一千名的尖子生,可他們很多人只關心分數,只關心就業,求知欲并沒有那么多。類似《論語》、《理想國》這樣的課程,他們的態度通常很懈怠,感受不到學習它們的意義。這在李靜看來,不是一個真正的教育,“這些孩子的心靈是封閉的,甚至可以說是功利的。最要緊的是,從他們入學提交的第一次讀書報告就能看出來,缺乏有效閱讀和有效思考的能力?!?/span>

    兩家注解圍讀《論語》,探索兒童教育高階方法

    李靜在2016年創辦了兒童國學教育實驗課堂,取名“聞韶學堂”,完成9級兒童國學課程開發。學堂名取自《論語·述而》:“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于斯也!”《韶》,傳為舜時的樂名,孔子推為盡善盡美。

    最開始的學生是李靜自己的女兒。女兒四年級時,李靜曾向孩子所在班級的家長們提議:暑假能不能請家長陪伴孩子讀一本小說?

    為什么有這個提議?李靜指出,現在老師和家長們都知道重視閱讀,但只列書單,至于讀成什么樣子,沒有后續。孩子可能就讀個熱鬧,知道大概的情節,但背后的意義缺乏深入的理解。

    在她看來,閱讀的意義恰恰在于豐富孩子的人生閱歷,他可以代入人物的情感和經歷,加深思考的深度,可以自己提煉出一些寫作的技巧,而這些都是需要討論,跟成人、跟老師、跟同學一起討論才能完成的。

    但是這個提議并沒有得到很好地回應,很多孩子沒有能力讀完整部的小說。于是李靜決定找一些愿意讀書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組成一個讀書班。有了這樣的一個契機,幾個家長和孩子們就一起開始讀《論語》了。

    李靜選了《論語》的兩個版本,不同的注解,對比閱讀。一個是楊伯峻先生的,一本是錢穆先生的。兩本書對讀。同樣一條章句,看兩位大家對它不同的注釋,在這個縫隙間,家長和孩子一起來討論這條章句真正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其中一位家長在北大教書,他一看就明白了,這是帶研究生的讀法。

    而這樣的讀書,很慢??稍诶铎o看來,書,就是要慢慢讀的。不用那么著急。

    她帶著孩子們在三個學期里只讀一本《論語》,“讀書,特別重要是,要有一個很悠游的態度,真的是在知識的海洋里面徜徉,讓它不斷的潤澤人的心靈,而不是急吼吼的,急著要把一本書讀完,那么最終,這本書對人起到的教育的感覺會很不一樣的?!?/span>

    新書《我教孩子學國學》內頁,由學生根據古文繪制的圖畫

    激發求知欲,古往今來教育的初心

    有人質疑,國學是古書,能融入現代嗎?

    李靜表示,自己雖然是做儒學研究的,但她推行的教育理念并不是純古典式的教學,“我們都是現代人,面對的也是生活在現代的孩子。作為老師,需要讓古典的精華能夠真正進入到每一個現代孩子的生命當中,絕不止是把古代文化中的美好講出來,同時也要去面對現代孩子的處境?!?/span>

    在李靜的教育理念里,一切教育的初心都應該以培養孩子對知識的好奇心和熱愛為主,知識的傳授是其次的。面對無數家長對于升學考試的困惑和焦慮,她希望讓家長們首先認識到:“知識的部分,當一個人長大了,他用幾個月時間就都補回來了,但如果在小學、中學時就厭學了,這才是怎么都救不回來!”

    同時她也認為,每個人對美好的感知是不太一樣的,每個孩子的心理的節奏、成熟度也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在教育這件事情上,也離不開家長的堅持。

    進階閱讀,傳統經典里蘊含天地自然

    李靜教低齡的孩子首先讀《詩經》《山海經》。

    《詩經》里有非常多的鳥獸草木之名,當一首詩遇到“參差荇菜”這樣的詩句時,李靜就會啟動植物學的知識;講到十五國風分別在什么地方?歷史地理學的知識也自然進入了。以這樣的教學方式,孩子們一下就可以理解,詩和這片土地是密切相關的,它發生在什么地方,與什么風土相接合,卻完全不會有應試的感覺。教《山海經》的時候,李靜在課堂上帶著孩子們一起畫地圖、畫精怪,如此“跟著書本去旅行”,數學、美術的知識也在古文的閱讀中融會貫通了。

    “如果用現代教育的方法來講,這就是一個多學科進入的方法?!崩铎o告訴環球網文化記者,當春天講到“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時,她會請家長帶上孩子上野外去看桃花。當講到“涇渭分明”這個成語典故,也有家長暑假時特意帶著孩子去西安去看涇水和渭水相交接的真實樣態。親子互動式的深度參與,也令這樣的詩經古文不再只是一個知識點,而是可以讓孩子親眼目睹并有所感觸的生活體驗,這也是對生活的一個升華。

    這些閱讀的方法,讓中國文化的豐富性在孩子們心中自然地鋪開,而李靜更希望讓中國的家長能意識到:“中國的學問本身就是文史哲不分家的,天地自然在一起的?!?/span>

    在進階閱讀中,李靜還會使用一個更為高端的研究方法——“詩史互證”,比如《詩經》里提到的歷史故事,可以在史書中找到相對應的記錄,不同文獻的對比學習加深了對知識的理解記憶,也為孩子們后面閱讀更有難度的《史記》《古文觀止》等奠定了基礎,而孩子們面對讀書的自信心也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點得以建立起來。

    新書《我教孩子學國學》目錄

    完整讀經典,必須遠離碎片化閱讀

    為什么今天讓很多孩子靜下心來讀一本書這么困難?

    李靜回答,目前教育工作中面臨的最大問題其實是碎片化的閱讀?;ヂ摼W時代,大量打著“快樂學習”口號的網絡文章充斥在電腦手機里,類似“速成讀書”、“十分鐘講一本書”的短視頻正侵占著所有人的視線,甚至會有孩子習慣于聽書而不是看書、漸漸失去了閱讀的能力,這令她頗為擔憂。

    譬如讀《論語》等大部頭的經典,一定需要經歷一個較為困難的閱讀過程,但如果一個人長期習慣了在愉悅的狀態下去接受一個東西,想要再撥正回來就很不容易了。因此讀書還是需要下一些“笨功夫”。

    在選擇讀本上,李靜有一個核心原則:只讀經典,完整的閱讀。不讀節選,不讀白話本。包括市面上的少兒版,青少版都不推薦,她覺得這是大人們低估了孩子的接受能力。

    “要知道,經典的每一個下筆,都經歷了作者的深思熟慮,尤其是一個文學作品,每一個用字都體現了作者的審美價值觀?!彼敝?,不盡確切的白話譯文很有可能傷害孩子們“閱讀的口味”。

    “真正讀過書的人會知道,經典需要扎扎實實地讀過、研究過,反復幾遍,它才會真正跟人的生命發生影響,促進一個人的自我成長?!崩铎o強調,讀書要讀的恰恰是跟自己原來的觀點不一致的地方——孔子為什么這么說?背后的道理是什么?孩子們只有自己經歷了這樣的思考,然后才能成長、才能實現自我知識和價值觀的更新。

    而這些教育的觀念、實操的辦法,李靜把它們都凝結于《我教孩子學國學》這本書中,并仍在編著系列配套教材,期望通過把高階的教育方法傳授給家長,讓更多的父母在家中就能教孩子學國學。

    新書《我教孩子學國學》內頁

    文化自信與傳承,源于理解了文化的美

    桃有桃之夭夭,杏有杏花微雨,自然萬物各有各的生態之美,面對《詩經》《論語》,李靜覺得,理解古代文化中的美和智慧,就是文化自信的來源。

    當一個人能真正的用自己的文明和文化講述出一種美好,而這個美好能形成他的見識、能豐富他生命的時候,他的文化自信就自然形成了,她說:“這份自信不是空洞的,而是由每一篇《論語》、每一首詩、每一個傳統經典作品去填充的。這樣成長的一個孩子,在任何一種文明面前都不會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他會覺得:世間有不同的美好,而我是中華文明的一個傳承人,我能夠理解這樣的美!”

    在李靜看來,這樣的文化自信,才能真正的回應現代的生活,成為現代生活中勃發的一種生命力。

    這樣的文化傳承,才是活的,它能塑造一個人的審美,不但美好,還有力量,可以跨越千年,能夠一代又一代的回應每一代人的困境和迷惘,然后同時給到他們智慧,幫他們解決問題。

    這才是讀經典所給予孩子們最好的禮物,它給到的,是孩子們生命中的一個“定海神針”。


    作者:
    足球投注